首页 >人物志 > 正文
唯有牡丹真国色
2014-05-21 17:33:09来源:中国艺术网点击:

  我和花鸟画家何兰坐在一个大院里办公,我在东楼,他在西楼,之间步行只需三、五分钟。有时,临近下班的时候,他会来到我的办公室稍坐一会儿,一杯清茶,天南海北,叙谈一番。有时我也会前往他的绘画室,也是一杯清茶,谈画论画欣赏画。多年的相识相交,我对兰坐的为人处事、绘画风格、才情兴趣都有了一些了解,也为他近些年来在花鸟绘画领域所取得的突飞猛进的成就而感到高兴。

  平心而论,我是比较欣赏兰坐的绘画的,尤其是对他的水墨画牡丹更是十分偏爱。在我的办公室里,就悬挂着一幅兰坐送给我的水墨牡丹图。这幅牡丹图画幅并不大,约二尺见方,枣红木的画框,洁白的画底。画面的中央是两朵相依相偎却又各自争相绽放的牡丹花。其中一朵花瓣脂红,另一朵花瓣浅粉。脂红那朵色泽浓重,雍容华贵;浅粉那朵轻施粉黛,端妍绚丽。又有几丝金黄色的花蕾点缀在各自的花心,凸显不可或缺的色彩对比和生动画意。在另一枝头,一朵花型稍小的牡丹花似乎在悄然开放,晨红的花瓣还没有完全放开,给人一种低调做事,羞答答的感觉。烘托这3朵牡丹花的是画面左下方呈灌木状的茎和叶,虽然只是数枝花茎的骨法勾勒和片片花叶的洇色渲染,依然层次分明,错落有致。舒展的牡丹叶面透着光线的折射,疏密相间,明暗不一,饱含着对花的依恋,张扬着盈盈的绿意。每当工作间歇时,我就坐在沙发上,静静地凝视着这幅牡丹图,脑海中时常会闪出唐代诗人刘禹锡的诗句“唯有牡丹真国色,花开时节动京城”。当几缕和煦的阳光透着明亮的窗户照过来,图中的牡丹宛如真花开放,春色满屋。此时此刻,我会感到办公室里充满着浓浓的诗情画意,牡丹花的暗香伴随着室内的书香,使人赏心悦目,心旷神怡。

  我如此欣赏兰坐的水墨牡丹,除了我们彼此熟悉,爱屋及屋外,更重要的是,我认为兰坐的水墨牡丹确实有不同寻常的独到之处。无论是构图、色彩、肌理、线条、笔触等绘画技法的造诣,还是千姿百态的牡丹画面的实际视觉效果;无论是传统的艺术功底的继承与现代艺术理念的契合,还是“好作品才是硬道理”,艺术性和观赏性的协调统一;无论是对牡丹文化的潜心钻研和修养,还是从牡丹物象到艺术形象的转化,都达到了当代水墨牡丹的新高度,并形成了他独有的绘画语言特色。

  一、飘逸、灵动。看兰坐的水墨牡丹,总有清风轻轻吹拂绿叶,花瓣脉脉摇曳的动感,这种飘逸的神韵之笔,时时摇动着画面的空静,把牡丹花的芳姿演绎得婀娜多姿,楚楚动人。

  兰坐的水墨牡丹似乎巧妙的运用了水墨中水的表现元素,花瓣的洇润雅致,叶面的浅绿轻染,在这些虚白与色晕之间流动着自然的生机与活力,整个画面显得色调清新具润泽之感,端庄秀美又意趣灵动。

  二、高雅、温馨。牡丹与众不同的美貌与非凡的气质被誉为国色,以牡丹为题材的画作往往注重外在美貌的描绘,却时常忽略牡丹雍容高雅的内蕴气质的展现,或者说这种内蕴气质展现是水墨牡丹描绘的难点,不是不想展现,而是不易展现。兰坐的水墨牡丹的长处,在于将牡丹外在的美貌与内在雍容高雅的内蕴气质结合起来,妙得其法。使牡丹的内在美与外在美得以完整的统一的充分展现。观赏兰坐的水墨牡丹,花姿瑞丽而不失淡雅,色彩鲜艳犹显雍容高贵,花貌如玉更展仪态万方,具有强烈的艺术感染力。

  在兰坐的笔下,牡丹没有居高临下的傲气,没有骄奢的故作姿态,而是充分展示了牡丹温馨可人的一面,温和秀美,惹人喜爱。这其中有兰坐对牡丹文化的深刻诠释,对牡丹情愫的审美表达,也有他对水墨法度的驾驭能力,更是他对水墨牡丹意境的不懈追求。正是对牡丹立意高远的准确定位和把握,才达到如此形神俱佳,炉火纯青的地步。

  三、大气、奔放。兰坐身居东北,却钟情于盛开在中原的牡丹,而且几乎是他一生一世的不懈追求。也可能正是这种地域的错位,边缘的效应,给兰坐提供了一个独特的视角看牡丹。东北人的豪爽、粗狂的性格,鲁迅美术学院学术殿堂的寒窗濡染,前辈美术大师的言传身教、悉心指点,这些都构成了兰坐水墨牡丹与众不同的文化素养。从这个角度看兰坐的水墨牡丹,笔墨简练,泼辣豪放,淋漓尽致,大气磅礴。

  近些年来,兰坐创作了一些大尺度、大场面的水墨牡丹作品,如笔下的《旭日东升》《花海如潮》《粉香云暖露华新》《追月》《盛世风华》《蓝色畅想》《翠蓉千叠》《墨牡丹》等作品赋予了水墨牡丹以新的美感形象,新的技法气息,新的视觉欣赏震撼。这些画作融会了传统与现代的水墨画技法,贯通了中原与东北牡丹文化的差异,凸显鲜明的个性张扬和地域文化特色。

  四、阳光、唯美。兰坐的水墨牡丹,每一片叶都是饱含绿意,每一朵花都是生机勃勃,每一幅画都是格调高雅,春色满园、春风扑面,春意盎然,气象万千。我认为,兰坐通过他的作品是在表达一种温暖的人生态度,通过对牡丹的细微体认,表露出激情充沛,昂扬向上的人文情怀,表现出阳光、坦荡、纯净的精神境界。

  兰坐的水墨牡丹写意了花草之美、自然之美、蕴意着人文之美。他的画作总是给人以艺术的美感。他以真的追求、善的传播、美的展示、爱的付出,抒发崇高的艺术意境,发出与时代共鸣的和谐声音。由此来看,兰坐的绘画作品不仅是审美欣赏的创新,而且具有鲜明的现实特征,具有时代的审美意义的。

  可以说,兰坐不同寻常的绘画特点,也就是他独具特色的绘画风格,奠定了他在水墨牡丹领域的地位和话语权。他的艺术才能和艺术功夫,无疑确定他是水墨画的高手,是当代水墨牡丹领域的佼佼者。近些年来,兰坐的作品不断被社会看好,一再有约稿出版。尤其是前年,荣宝斋出版社出版了兰坐的部分花鸟作品,去年,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了《中国近现代名家画集 何兰坐》说明业内人士对他作品的认同,也说明他的作品达到了一定的高度。在我看来,兰坐之所以能取得这样骄人的成就,与他艺术功夫的雄厚积淀是分不开的。

  一是他对牡丹文化的挚爱和研究。兰坐不但画水墨牡丹,而且研究牡丹的历史,写牡丹的论文,搜集了大量的有关牡丹的资料。有一次闲谈,他告诉我,正在写一本有关牡丹题材的小说,已经写了十几万字了,有关牡丹的典故和传说均写入其中。我感到十分惊叹,这真是一个牡丹痴啊!而且是痴心不改。只要一说起牡丹,必然是激情满怀,侃侃而谈,谈吐中时常透露出他对牡丹文化深邃性的独到体味,同时,也为他的画作融入了深厚的人文内涵。

  二是他对牡丹种植的考察和体验。每年的洛阳牡丹花会和山东菏泽的国际牡丹花会,兰坐都必然去参加,而且一去就是十天半月,实地感受牡丹节的盛况和文化氛围。他对我说,在牡丹园里往往一蹲就是一整天,对牡丹花的整体概貌和枝叶细节都要细致观察,悉心体会,揣摩写生,乐此不彼,从中获取创作的灵感。而且每次回来,都有新的感悟,在对水墨牡丹技法的认识上都会有新的提高。这种源于生活,源于丰厚的艺术土壤的培育,是兰坐在艺术创作上不断推陈出新,不断攀登艺术高峰的动力源泉。

  三是他对水墨牡丹高标准的要求。只有创作的高标准,才有艺术作品的高质量。兰坐对作品从来都是十分严谨,一丝不苟。包括精巧的绘画结构,灵便的笔墨运用,丰富细腻的枝节处理,浓淡色彩多层次变化运用等,他都是从严掌握,心到笔才到。他多次与我谈到,在花瓣洇润留白处理上的认真态度和手法的利落处理,从不含糊。即使是花瓣的边际和叶脉勾勒这些细微之处也都是笔墨老到,巧妙糅合,体现了他缜密的构思,勤勉的态度和踏实的绘画作风。

  四是他具有创作的激情和勤奋的创作态度。艺术作品中最宝贵的品格是感情的真实,优秀的作品往往出自真情实感的抒发。兰坐是一位富有理想和才情的画家,从来不乏创作的激情。多年交往,他总是有那么一股劲,总是笑呵呵的, 一脸的天真浪漫,在艺术崎岖山路上不辞辛苦的不断攀登。兰坐作品中真情实感的流露,主要表现在他对时代的讴歌,对生命的赞美,对人格的追求。这来源于他对生活的热爱和细心的观察与体验,来源于他对绘画艺术的体悟与虔诚。

  兰坐是一位十分勤奋的画家,经常到野外去面对真情实景写生,积累了丰富的创作素材。他给我看过他的写生手册,一本又一本,内容丰富,工工整整,规范有序,每每有心得体悟就会记载在上面。这种一边写生、一边研究、一边绘画创作的工作节奏,如此扎实而有效的艺术步伐,天长日久积累下来,怎能没有长进?

  五是他具有艺术的悟性和创新求变的精神。兰坐是个艺术悟性很高的画家,善于领悟不同画派的艺术真谛,善于吸收传统艺术的营养,善于借它山之石,善于听取别人的意见和建议。我在绘画方面是个外行,但从欣赏的角度也会提出一些看法,他总是会耐心的听你叙说,有些看法还得到他的实际采纳,并运用到绘画的实践中。由此,我感到兰坐是一位胸怀宽阔,虚心好学,不拘成法,求新求变的画家,这也是他追求艺术创新的难能可贵的思想基础。

  值得一提的是,兰坐除了在水墨牡丹方面造诣很深,多有建树外,还是一位多才多艺的花鸟画家。他不仅水墨牡丹画出了神韵,而且还擅长画荷花、竹子等。兰坐的水墨荷花淡彩晕染,意趣灵动,诗情画意,将荷花出淤泥而不染的高贵品相艺术的展现了出来,令人有“映日荷花别样红”的悦愉遐思。兰坐的水墨清竹“疏淡得朦胧,明晰得清幽”,将墨竹劲节挺拔、竿叶灵动、气清韵雅、傲寒风姿的鲜活韵味展现了出来,将竹子坚忍、包容、潇洒的自然秉性和人文气节酣畅淋漓的挥洒于笔端,达到了彰显个性艺术的绘画境界。

  西汉时期的学者扬雄曾经说过:“言,心声也,书,心画也。”兰坐现在正值壮年,精力旺盛,才思敏捷。望他在取得已有成就的基础上,进一步完善自己鲜明的艺术语言和笔墨风格;进一步精深造诣,提升境界,推陈出新;进一步弘扬民族文化,关注当代生活,创作优秀作品;进一步在水墨画领域走向思想性、艺术性和观赏性完美结合的新高度。(马祥图)

  2014年4月23日

  (作者系原辽宁省人民政府副秘书长)

相关热词搜索: 何兰坐

上一篇:天然妙悟在神传——有识于何兰坐的绘画
下一篇:境界无界——何兰坐画作心理赏析

分享到: